大公網(wǎng)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(yè) > 旅游 > 文旅V觀(guān)察 > 小米文旅秀

名人也喜歡《伊索寓言》

2024-06-29 11:36:45大公文旅 作者:米廣弘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米廣弘供圖

  因形象生動(dòng)和富于哲理,《伊索寓言》自誕生以來(lái),就對世界各地的人們構成了一種永恒的魅力?!兑了髟⒀浴反蠖嘁詣?dòng)物為喻,教人處世和做人的道理,少部分以人或神為主,形式短小精悍,比喻恰當,形象生動(dòng),通常在結尾以一句話(huà)畫(huà)龍點(diǎn)睛地揭示蘊含的道理,它們篇幅小而寓意深刻,語(yǔ)言不多卻值得回味,藝術(shù)上成就很高,對后代影響很大,是古希臘民間流傳的諷刺喻人的故事。經(jīng)后人加工成為流傳的《伊索寓言故事》。

  據說(shuō)早在明天啟五年(1625),《伊索寓言》就被介紹到中國。由比利時(shí)人金尼閣口譯、張賡記錄的《況義》一書(shū),選收寓言二十二則,于西安刊行,其抄本現存法國國家圖書(shū)館。魯迅先生多次在文章中提到《伊索寓言》,但他應該不是得自于明代的《況義》,而是現代譯本,甚至直接來(lái)源于外文也未可知。魯迅在《談蝙蝠》一文中比較完整地引用過(guò)一則《伊索寓言》的故事,他說(shuō):“他(伊索)的寓言里,說(shuō)過(guò)鳥(niǎo)獸各開(kāi)大會(huì ),蝙蝠到獸類(lèi)里去,因為他有翅子,獸類(lèi)不收,到鳥(niǎo)類(lèi)里去,又因為他是四足,鳥(niǎo)類(lèi)不納,弄得他毫無(wú)立場(chǎng),于是大家就討厭這作為騎墻的象征的蝙蝠了。”這出自《伊索寓言》中的《蝙蝠和黃鼠狼》,魯迅譏之為“騎墻”,但伊索贊之為“隨機應變”。魯迅在文中還夸獎伊索說(shuō):“這種寓言,出于伊索,是可喜的,因為他的時(shí)代,動(dòng)物學(xué)還幼稚得很。”這說(shuō)明早在兩三千年前,古希臘人對生物就有很細致的觀(guān)察。此可證之以另一則伊索寓言,《鬣狗和狐貍》一篇開(kāi)頭就說(shuō):“據說(shuō)鬣狗每年變換性別,有時(shí)是雄的,有時(shí)是雌的。”我初讀以為是杜撰,后來(lái)看到美國作家喬伊斯·歐茨的一篇小說(shuō)里寫(xiě)到鬣狗,講到這種動(dòng)物的雌性有時(shí)也會(huì )生出雄性生殖器,方知伊索所言非虛,當然也就更佩服他。

  馬克思、恩格斯也都喜歡《伊索寓言》,因為《伊索寓言》里正蘊含著(zhù)對壓迫和剝削的反抗精神。馬克思《〈總匯報〉簡(jiǎn)評》中說(shuō):“一種庸俗的、含糊不清的、傲慢的無(wú)定形的東西代替了它,而誰(shuí)也不會(huì )因為在奧格斯堡《總匯報》上可以發(fā)現‘吹牛先生’這種陳詞濫調和‘把自己吹成牛的青蛙’這種比喻就認為這些東西風(fēng)雅。”此處典出《伊索寓言》。伊索的故事是這樣講的:有一只牛在喝水,踏了一窩小青蛙。青蛙回來(lái)問(wèn)怎么回事,小青蛙告訴了她;青蛙母親鼓起了氣,脹大了肚子,問(wèn)小青蛙是不是這樣子,小青蛙勸告母親說(shuō):“你快不要鼓氣了,因為你趕不上那獸,你的肚子就要脹破了。”在《資本論》中,馬克思有一段話(huà):“他變成蝴蝶,必須在領(lǐng)域流通中,又必須不在流通領(lǐng)域中。這就是問(wèn)題的條件。這里是羅陀斯,就在這里跳罷。”最后一句亦出自《伊索寓言》中《說(shuō)大話(huà)的人》,說(shuō)有個(gè)人在他鄉吹噓自己是五項競技運動(dòng)員中的獲勝者,特別是在羅陀斯島他跳得如何遠,這時(shí)有人從旁對他說(shuō):“這里就是羅陀斯,你跳吧!”謊言不攻自破。

  1993年,美國女作家托妮·莫里森獲得了諾貝爾文學(xué)獎。在瑞典皇家學(xué)院發(fā)表演講的一開(kāi)始,她講了一個(gè)引人入勝的故事:從前某個(gè)時(shí)候有個(gè)老婦,是個(gè)盲人卻很有智慧,有一天,一伙年輕人想揭穿她其實(shí)并無(wú)過(guò)人的洞察力和智慧,便一起走到她的面前。其中一個(gè)問(wèn)道:“老婦人,我手里握著(zhù)一只鳥(niǎo)。告訴我它是活的還是死的。”她沒(méi)有回答,那伙人一再重復這個(gè)問(wèn)題,老婦人仍然沉默,直到那伙年輕人都笑了,她才開(kāi)口,聲音卻柔和而堅定:“我不知道。我不知道你們握著(zhù)的鳥(niǎo)是死的還是活的,但我知道的是它在你們手里握著(zhù)。”這個(gè)故事耐人尋味,現在知道這個(gè)故事也脫胎于《伊索寓言》中的那篇《好惡作劇的人》,結論是:神是不可褻瀆的。那么,托妮·莫里森的故事也就是說(shuō):智者不可侮。她在演講中還進(jìn)一步引申道:“一直對我很有吸引力的是去思考被人握在手里的鳥(niǎo)象征著(zhù)什么。”并說(shuō)她愿把那只鳥(niǎo)看成是語(yǔ)言。她崇尚一切有創(chuàng )造力的語(yǔ)言,反對一切扼殺創(chuàng )造力的語(yǔ)言。

  《伊索寓言》不僅是向少年兒童灌輸善惡美丑觀(guān)念的啟蒙教材,而且是一本生活的教科書(shū),對后世產(chǎn)生了很大的影響。世界各國的文學(xué)作品甚至政治著(zhù)作中,也常常引用《伊索寓言》,或作為說(shuō)理論證時(shí)的比喻,或作為抨擊與諷刺的武器。此書(shū)中的精華部分,至今仍有積極的現實(shí)意義。

  文字工作是高尚的,因為它具有生命力;它能創(chuàng )造出新意,以維護人類(lèi)不同于其他生命的差異。無(wú)疑,《伊索寓言》曾經(jīng)是活的語(yǔ)言,它曾活在人們口頭,在眾多作家的筆下翩翩飛舞?!兑了髟⒀浴分两袢匀皇腔畹?,它活在人們的閱讀與話(huà)語(yǔ)中,給人們帶來(lái)了深刻啟示。

責任編輯:張菡

相關(guān)內容

點(diǎn)擊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