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網(wǎng)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(yè) > 藝文 > 大公園 > 正文

?維港看云/《繁花》似錦,回味無(wú)窮\郭一鳴

2024-06-28 04:02:59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圖:電視劇《繁花》劇照。

  “如果選《繁花》唯一金句,你會(huì )選哪一句?”日前和朋友聊起TVB正在熱播的這部王家衛電視劇,他突然發(fā)問(wèn),我不假思索答:“小器的女人賺不了大錢(qián)”,這是至真園女老板李李的一句臺詞。飾演李李的辛芷蕾在這部三十集電視劇中有精湛的演出,名列主演第二位,不過(guò)我更喜歡馬伊琍扮演的玲子、唐嫣扮演的小汪,甚至是董勇扮演的范總和游本昌扮演的爺叔,當然,寶總胡歌是最棒的。

  但是,風(fēng)姿綽約的李李這一句臺詞,乃是對整部劇集畫(huà)龍點(diǎn)睛:女人和賺錢(qián)。九十年代的上海灘,離不開(kāi)女人和賺錢(qián),李李這個(gè)外地女人在九十年代初來(lái)到上海黃河路開(kāi)酒樓,就是為了賺大錢(qián)。至于風(fēng)度翩翩玉樹(shù)臨風(fēng)的寶總,身邊美女如云:玲子、小汪、李李,還有不在身邊的雪芝。寶總和寶玉,一字之差,都有女人緣。上海出生的王家衛懂上海,更懂人性。

  《繁花》幾乎每一集、每一個(gè)主要角色都有精彩的對白,都很接地氣,網(wǎng)上有好幾個(gè)版本的“繁花金句”,有九句、十句、十一句,還有二十句、二十五句、三十五句等等。除了這一句“小器的女人賺不了大錢(qián)”,我還喜歡第一集開(kāi)始“引子”的一句旁白“獨上閣樓,最好是夜里”,很有上海灘品味:很小資。不過(guò),劇中有的臺詞很精彩,卻未必所有觀(guān)眾都能欣賞,特別香港觀(guān)眾。范總眼看三羊牌T恤衫一夜之間成為上海各商場(chǎng)的搶手貨,激動(dòng)得突然大喊一句“戰上海,還看今朝!”我反問(wèn)那位聊天的朋友:你知道范總這句話(huà)什么意思嗎?他承認不懂。我告訴他,《戰上?!肥莾鹊匾徊侩娪懊?,講一九四九年解放軍第三野戰軍包圍上海、解放上海的故事?!斑€看今朝”出自毛澤東名作《沁園春.雪》詩(shī)句“俱往矣,數風(fēng)流人物,還看今朝”。

  當然,如果這部金宇澄同名小說(shuō)改編的電視劇只是講女人和賺錢(qián),講上海灘紙醉金迷,就未免太俗氣,王家衛也用不著(zhù)花十年來(lái)拍它。所以還有一句對白很重要,阿寶在香港的半島酒店偶遇前女友雪芝,曾經(jīng)訛稱(chēng)離婚后自己從海外到香港開(kāi)公司當老板,其實(shí)只是在半島酒店當侍應。阿寶勸她回上海發(fā)展,或者做自己上海公司在香港的代表,阿寶說(shuō):“現在上海到處都是機會(huì )”,但是被雪芝拒絕。那個(gè)時(shí)候,像雪芝這種選擇的人很多,像玲子愿意回國回到上海找機會(huì )的人,反而不多。

  一九九○年的上海發(fā)生兩件事,一是當年四月中央宣布加快浦東新區開(kāi)發(fā),二是同年十二月十九日上海證券交易正式開(kāi)業(yè),這兩件事對全面推進(jìn)改革開(kāi)放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?!斗被ā返谝患_(kāi)頭旁白,一九九二年的上?!澳藓琊B眼,萬(wàn)花如?!?,這一年鄧公南巡,東方風(fēng)來(lái)滿(mǎn)眼春,內地改革開(kāi)放全面加速。黃河路是大上海的縮影,是大時(shí)代的縮影。離開(kāi)這個(gè)時(shí)代背景,就沒(méi)有寶總和李李、玲子、小汪,沒(méi)有范總、魏總,爺叔也沒(méi)有用武之地。

  九十年代的上?!暗教幎际菣C會(huì )”,不少香港人對這句話(huà)很有共鳴。不同于早年到珠三角和潮汕地區的港商主要是開(kāi)廠(chǎng)做企業(yè),最初到上海的一批港商多是做貿易進(jìn)出口生意。一位經(jīng)常捐錢(qián)支持內地大學(xué)的知名女港商講述她和上海的故事,九十年代某次隨商界訪(fǎng)問(wèn)團回到她的出生地上海,發(fā)現商機處處,便利用自己認識外商又懂上海話(huà)的優(yōu)勢,從零開(kāi)始做起上海服裝出口生意,并且以眼淚攻勢從外貿公司成功拿到出口配額,由此奠定自己事業(yè)的基礎。

  真實(shí),是這部具有濃烈上海灘特色電視劇集在內地一開(kāi)播就受到全國觀(guān)眾熱捧、半年后在香港播出同樣備受歡迎的最重要原因。每一個(gè)場(chǎng)景、每一個(gè)情節、每一個(gè)鏡頭、每一句對白、每個(gè)人物的舉手投足,都幾乎完美無(wú)可挑剔。據說(shuō)辛芷蕾為了演好穿高跟鞋風(fēng)情萬(wàn)種的李李,練走路練了三年。這部劇集有上海話(huà)和普通話(huà)兩個(gè)版本,我更喜歡看上海話(huà)版本,雖然不能完全聽(tīng)懂,但在黃河路,在至真園、夜東京發(fā)生的種種事情,配上這種嗲聲嗲氣的“味道”才更有魅力。

  而最大的真實(shí),是全劇再現了九十年代初那一個(gè)有些混亂、無(wú)序,甚至有些殘酷,但是機會(huì )處處、充滿(mǎn)希望和誘惑,人人希望賺錢(qián)致富的社會(huì )心態(tài)和生活現實(shí),套用現在的說(shuō)法,就是人人對美好生活充滿(mǎn)追求和向往??础斗被ā房梢曰匚?,也可以找回初心。

點(diǎn)擊排行